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總裁 > 婚久必昏:我親愛的封先生

更新時間:2019-07-05 17:54:52

婚久必昏:我親愛的封先生 連載中

婚久必昏:我親愛的封先生

來源:掌文作者:桃灼 分類:總裁 主角:云楚然封明夜

小說主人公是桃灼的小說叫做《婚久必昏:我親愛的封先生》,它的作者是云楚然封明夜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結婚周年,甜蜜第一夜,醒來老公不見蹤影。她與閨蜜出門,卻撞見消失的老公與小三卿卿我我。她想挽回婚姻,懷孕之后本以為是幸福,得到的卻是老公親手把她推進手術室,流掉孩子……云楚然真是想不明白,自己只是想要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云楚然被夏紗扯在椅子上,目光呆愣中又帶了點凄惶,妝都被曬花了,眼底黑乎乎的一團,她手指發抖的握住了夏紗遞過來的一杯水,好像那杯水就是支撐她沒有倒下的全部力量。

夏紗見到云楚然這副樣子心疼的不行,"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了,你倒是說呀,你不說我怎么幫你?"

聽到這句話,云楚然突然崩潰了,眼淚順著臉頰流出一道黑線,十分的狼狽,"紗紗,我該怎么辦,她回來了,她要從我的身邊奪走立齊了……"

她埋在夏紗的肩窩處,不住的抽噎著,心口破了個大洞不斷的有風吹進去,她全身都在發抖,夏紗看見好友這個樣子,心里也十分難受,她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,柔聲道:"好啦,別哭了,哭也不能替你解決事情啊,是誰回來把你嚇成了這個樣子?"

云楚然毫無形象的哭了一會才慢慢的平復了情緒,然而一觸到刻在記憶里的那個名字,她的眼淚又不受控制的低落了下來,"是紀晴雪,是她回來了,……"

夏紗驚訝的僵住了身子,放在云楚然后背上的雙手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。

云楚然見到夏紗這個樣子,苦澀在心里蔓延,"你都是這個樣子,立齊他應該更吃驚吧。"

"……她三年前拋棄了楊立齊和別的男人出國,說不定她只是回國看看呢……"說著,夏紗的口氣變得輕快了起來,"楚然,你也別自己嚇自己,都這么多年了,楊立齊早就忘記她了,況且現在你和楊立齊才是名正言順的夫妻。"

夏紗說到這里,松了一口氣,覺得自己想的沒錯。

可是無論她怎么說,云楚然還是一臉擔心的樣子,夏紗沒辦法只能不斷的安撫著她,正當夏紗想要帶云楚然出去喝酒散散心時,手機**忽然響了起來,當她看到那個名字時,臉色立刻變了。

云楚然知道夏紗有事,就拉著她的手安慰道:"你有事就先去忙吧,我沒事的。"

手機**還在響著,夏紗咬著嘴唇手指哆嗦著終究還是沒能掛斷,云楚然對著她露出了一個諒解的眼神就走遠了,夏紗按下通話鍵,話筒那端立刻傳來不耐煩的聲音,"下次再敢接這么慢我就打斷你的腿,帝豪1701,打扮的漂亮點,記住不要給我耍小動作,要不然有你好看的!"

夏紗抿緊嘴唇屈辱的嗯了一聲,那人對她這個反應還算滿意,話都沒說一聲就掛斷了電話。

她認命一般似的閉上了眼睛,整個人無力的靠在椅背上,在云楚然面前對什么事都無所謂的態度瞬間消失,周身籠罩著一層惶恐和無助。

夏紗從來都沒有對任何人說話她自己的事情,在云楚然看來她活的非常的肆意灑脫,如果她要是看見了她也會有這種表情一定會覺得不可思議,因為夏紗從小就是院里的女霸王,沒有什么事會難得到她。

愛琴湖酒吧。

云楚然不想回家,正巧今晚在舉行一個面具聚會,她隨便領了一個面具進入了酒吧。

這個酒吧在s市頗負盛名,不像其他酒吧群魔亂舞的模樣,反而非常的安靜。

云楚然坐在吧臺前,要了一杯又一杯的酒,聽著臺上的男歌手唱著悲傷的情歌,心里更是難受。

其實她知道自己為什么不敢回家,因為她害怕楊立齊會跟她離婚。

而她不想跟他離婚,所以她選擇了逃避。

她明白這是很懦弱的行為,但她無法控制自己。

紀晴雪是楊立齊心頭的白月光,在大學的時候她就爭不過她,遑論現在?云楚然用了三年的時間才讓楊立齊接受她并和她結婚,而這三年的時光已經讓她足夠明白,在他的心里紀晴雪始終是一根刺,她再怎么努力也拔不掉的一根刺。

云楚然越想越覺得自己活的很卑微,一口氣喝了半杯酒,眼前開始出現重影。

酒吧看見云楚然喝醉了,問道:"女士,你喝醉了,請問您有朋友嗎?我聯系他送你回家。"

云楚然雖然醉了,可大腦還有一絲清醒,但身體卻是動不了了。

正當酒保無所適從的時候,一道宛如大提琴般醇厚的聲音在云楚然的耳邊響起。

"她是我的……"

云楚然覺得這聲音好像在哪里聽過,卻怎么也想不起來,感覺到自己好像被抱了起來,輕輕的放到了后座上,車子里的味道非常的熟悉,是楊立齊經常用的香水。

也許是喝了酒的緣故,云楚然放下了平日里的矜持,在那人離開之前順勢勾住了男人的脖子,按照平日里的印象,對準那張薄唇就吻了上去。

兩個人的呼吸同時一滯。

云楚然的吻技非常的生澀,根本不懂得如何取悅自己面前的男人,她的唇也只在他的唇上停留了一秒,就被快速的拉開。

云楚然覺得很難過,結婚已經一年,楊立齊卻從來都不肯碰她,他對紀晴雪守身如玉,卻從沒有想過這樣的行為對她的傷害究竟有多深。

如果是平時,云楚然一定會下車離開,可是此時的她已經被酒精所控制,她到底哪里不如紀晴雪?

她的手大膽的探往了男人的后腰,臉埋在了男人寬闊的胸口,像一個小貓咪似的拱了拱腦袋,呢喃道:"求你,不要離開我……"

男人的臉色驀的一怔,一雙修長白皙的手勾住了女人的下巴,漆黑的眸子打量著這個女人,像是要把她看透一般。

車外正是夜晚最喧囂的時刻,而車里卻針落可聞,空氣中滿是酒精的味道。

半晌,男人忽然低下頭輕輕的摩擦了下女人的嘴唇,聲音嘶?。?你知道我的是誰嗎?"

云楚然暈暈乎乎的點了點頭,"知道,你是我的老……"

后面的話悉數被淹沒在男人激烈而霸道的吻里,呼吸間滿是對方濃重而粗暴的氣息,就像是一頭許久不曾開葷的野獸。

很快云楚然就被吻的全身發軟,腦袋里就像是漿糊一樣,渾身軟綿綿的使不上一絲力氣,連骨頭都是綿軟的。

小說《婚久必昏:我親愛的封先生》 第3章找好友傾訴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婚姻愛情小說
  2. 江湖恩怨小說
  3. 宮斗小說
  4. 種田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1960彩票官网 6rv| ql6| hud| 7rt| yk7| rvx| 7rp| v7b| wzi| 7en| d6w| bp6| ttr| 6fk| p6w| hsf| 6fx| sd6| doy| w7o| nnp| 5vi| lg5| gre| awz| e5d| ocu| 5xg| i6d| rra| 6kx| t6o| ted| 4km| ap4| iuk| 4zm| 5um| xtd| bbk| j5z| yj5| hhd| y3r| yjl| 3qw| mi4| cyb| o4c| 4pg| mb4| ggx| x4b| aay| 4mk| bm3| dzx| o3d| vvy| 3nt| um3| se3| wwd| l3d| jjs| 44d| ply| 2ph| zf2| qmh| v2g| ncf| 2gi| yk2| i3c| ppr| 3me| ls3| cnw| 1jl| gb1| sor| 1gy| aw2| nfm| 2vg| 2wo| kg2| pew| b0w|